大众点官APP专给官员挑毛病

 

本报讯(记者 王薇)去政府部门办事,有时会遇到脸难看、事难办的情况,这些不免让人反感。反感,不光是因为心理感受不好,更是因为折腾人、耽误事,最后还无法追溯,拿他没办法。近日,北青报记者发现,一款由民间推出的名为“大众点官”的APP悄然上线。开发者说,希望人们把遭遇和评价发上来,他们将定期送到被点评的单位,大家的一点、一戳,一定会促使作为公仆的“官”们脸色变得好看。因为,好看,是他们本应有的颜色。

昨天,北青报记者通过安卓系统(苹果系统也可以下载)下载了这款名为“大众点官”的APP软件。它的设计风格清晰、简单。用户注册后就可以对自己办事的政府部门的服务发表评论。

这个平台涵盖了全国所有省市区县以及全部的政府职能机关。市民先要找到并选中要评论的政府部门名称和所在地区,然后输入要点评的工作人员的窗口号(流水号、服务号、姓名、性别、其他等),最后再对“服务态度”差、一般、好进行点选。同时,市民可以把遭遇和解决的过程用留言的形式写进点评,提交即可。

点评中都会涉及到哪些政府部门呢?北青报记者数了一下,共涵盖了67个部门,有边防检查、城管、地方税务、法院、检察院、工商局、民政局、人力社保等。

据了解,“大众点官”APP,10月底刚刚上线,短短几天,注册用户已经超过500人。

案例一:

马先生经常出国旅游,从国外归来,有个现象让他很不满:当他拿着护照走到边检台,边检人员看完护照会把护照甩在桌台上,感觉他像是从国外做了什么坏事回来一样,感觉很不舒服。但这样的事,也没个什么地方说理去。而且,如果当场跟他理论,也会影响其他游客通关,反倒有些不合适。他一直希望有个可以追溯的平台能让他把“不快”吐出来。

案例二:

李女士是名大学老师,因为咨询生二胎的事去某地卫计委咨询。对于新旧政策该如何衔接,办事人员不但回答得很不专业,问多了还被白眼道:“这事儿着什么急,急也没用”。李女士很恼火,就在“大众点官”上给她一个差评,并写上事情的详细经过,希望主管部门能看到。

数据将以挂号信寄送政府部门和中央纪委

对话人:“大众点官”开发者 律师朱公卫

北青报:您为什么想做这样一个APP?从什么时候开始着手,设计了多长时间?

朱公卫: 我本人做了14年律师,常常会听到客户或周围的人抱怨去政府机关办事,办事人员给脸色看,还拿他没办法。这个问题,总书记也多次提及过。于是我想,有没有可能用互联网+的技术作一下尝试。从2014年初开始构思,到10月份才开始做,今年6月份测试,10月28日正式上线。

北青报:“大众点官”是个团队吗?您就不怕得罪人?

朱公卫:我们团队现在有15个人,安卓系统3人,ios系统3人,美工2人,大数据分析6人,我负责统筹。得罪人这个我不怕,我做律师14年了,什么风雨都见过。人总要做些有挑战的事。

北青报:收集来的信息,如何才能区分故意恶评和故意好评,做到数据客观?

朱公卫:这个我们也想到了。首先,硬件甄别,每一部手机都有一个唯一的身份编码。同一部手机用户对同一个对象的过于集中点评将被系统定性为涉嫌故意恶评或好评。其次,频率限制,每天同一账户所点评的对象超过2次的将被视为无效。同时,我们设计了一个加权平均测算系统,在剔除同一对象20%的好评与差评后,系统将根据硬件痕迹的多样性、用户的描述丰富性、计算机随机抓取某一时间段的点评概率分布,形成大数据分析,保证客观性。

北青报:市民点评后的这些数据有什么用?

朱公卫:第一阶段,每一个数据批次,我们将以挂号信件书面寄送政府部门与中央纪委。第二阶段,伴随着政府信息技术建设的提高,我们会开放端口给政府组织部门,他们可随时随地下载我们的大数据结果。同时,点评者的隐私也会得到绝对的保护,因为我们是态度点评,不在特别极端的情况下,我们不会向政府部门提供点评人的联络信息,如有必要经过严格程序和点评者同意,才可提供联络信息。

北青报:数据提交给政府部门后是否要继续监督跟踪,没有改善怎么办?

朱公卫:“大众点官”会保持持续的数据跟踪。对大数据显示的好评曲线持续下滑的对象,我们将建议媒体予以公开报道。

北青报:“大众点官”是纯公益的吗?如何保证正常运转?经费从哪里来?

朱公卫:初期经费由我本人负担,用自己律师业务收入的钱。后期运转希望有社会力量的参与。实在没有,我自己也会坚持做下去。“大众点官”是一款对公务人员办事态度进行评价的软件,致力于解决人们出门办事时遇到的公务人员“脸难看”、“事难办”等问题。文/本报记者 王薇

评论

  • 相关推荐
  • 新闻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汽车
  • 科技
  • 房产
  • 军事